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嫣之家

** ** ** ** **

 
 
 

日志

 
 
关于我

每一颗心灵都渴望去远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地明白能够走多远的路,不是问双脚而是要问志向。岁月更迭,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远方,不只是一张地图,一份遥想,也是一个心愿,一种信念……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故国秋老 丹青萧瑟——作为画家的傅山(二)  

2011-06-25 20:43:29|  分类: 傅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初画坛,傅山画名不让“四僧”,何以传世作品极少?“心不在焉”是其一,笔不轻落是其二,人不敢藏是其三。终其一生,傅山未曾放下过画笔,也从未轻易拿起过画笔,除非为了志同道合者,为了心中的故国之思……

     清初画史,有四僧一道之说,“四僧”名震江南,一道,即朱衣道士傅山。

     傅山传世的画作很少,且流传不广,上世纪60年代,国内先后出版了《傅山书画选》和《傅山画集》,前者收入画作25幅,后者也只有30幅。作为清初雄镇北方的一代大家,作品被誉为“神品”(秦祖永《桐阴画论》)、“逸品”(王世祯《池北偶谈》),何以传世之作竟如此寥寥?

     其一,傅山平生抱负,原本不在学问艺事,即学问艺事一途,亦涉猎极广,没有也不可能在丹青翰墨上投入全部或大部分精力,产量不大,自是必然。

     其二,傅山不轻易作应酬画。其诗《题自画老柏》云:“老心无所住,丹青莽萧瑟……掷笔荡空胸,怒者不可见。笑观身外物,消遣又几日。”可见,作画是胸中被“怒者”充塞,不得不排遣的时候才做的事。松庄侨居时,曾有官吏登门求画,傅山回道:“为医见则见,不然不见。”言下之意,有病看病,舍此勿扰,其决绝如此。

     其三,傅山身后,著作散佚者多,存世者少。一位“苦楚四十年,矢做崇祯人”的前朝遗民,保存或刊行他的作品是要冒风险的,十无一存,并不意外。

     但天才的辉光,却是遮掩不住的。

     学者侯文正《傅山年谱》记载:“崇祯四年辛未(公元1631年),二十六岁,观双凤黄孝廉家藏书画,为之鉴别。”黄双凤是当时的收藏大家,却请一位20多岁的青年为其“掌眼”,可见当时的傅山,书画上已经有了相当的造诣。

     明亡之前,一位名叫梁檀的回族画家与傅山过从甚密,傅山为学绘画常去造访,还曾在梁家小住,傅山欣赏他的书法和绘画,为他作过数篇诗赋,并为他写过传记。

     1660年,闻名大江南北的肖像画家谢彬到太原拜访了傅山。

  1668年,始终隐居不仕的大画家戴本孝到太原访问傅山。

  1670年,著名学者阎尔梅到太原访傅山,“颓笔劳尔画几茎”,请傅山为其作画,傅作《岁寒古松图》以赠,孙心仿题曰:“列朝养士三百年,故国乔木余苍烟……所南画兰长灵根,清闷画山不著人……我今读画怀先民。”

   1682年,77岁的傅山为尤侗作了《鹤栖堂图》,这是《年谱》所载的最后一次美术活动。两年后,傅山辞世。傅山晚年,丹青萧瑟。他一直没有放下画笔,也从不轻易拿起画笔,除非为了志同道合者,为了心中的故国之思。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