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嫣之家

** ** ** ** **

 
 
 

日志

 
 
关于我

每一颗心灵都渴望去远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地明白能够走多远的路,不是问双脚而是要问志向。岁月更迭,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远方,不只是一张地图,一份遥想,也是一个心愿,一种信念……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走西口的晋商故事(七)  

2010-04-10 18:23:18|  分类: 晋商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陆华农)

                          “大盛魁”状告“乔景岱”囤货奇积

1907年,89岁的乔致庸去世。从一介儒生到晋商翘楚,一生历经嘉靖、道光、咸丰、同治、光绪5个朝代,乔致庸的人生浓缩着山西商人的传奇, 复字号在包头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乔景岱(1838~约1898),祁县乔家堡商业巨族乔氏商业第四代传人,乔致庸长子。乔致庸一生六个孩子,乔景岱作为长子在后来乔致庸的墓表中有其名,但是语焉不详,其他五个弟弟都有封爵品秩,独他是文林郎无品。乔致庸的墓志铭至今没找到,墓表由乔致庸的孙女婿、民国时的文化名人常赞春写就,常赞春是晋商榆次常家的子孙,常家是西口文化通俄贸易中最大的茶商,可见清朝晋商望族通婚之盛,乔景岱比自己的父亲乔致庸早亡九年,他几乎是被剥夺政治权利一样,连父亲的墓表中都享有不到世袭封赠的荣誉,竞连标明辈份的“景”字也被去掉了。

乔景岱这个名噪一时的“戊财主”,到底做了些什么违逆之事呢?故事得从乔家起家的包头说起。

                           垄断包头城油市

乔景岱自小就天赋聪明能干,善于交际,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喜欢住在大德通票号北京分号内与清朝王公大臣们来往,结交了许多权臣政要,甚至与京师九门提督马玉昆是拜把子兄弟。他善于把握时机,敢于冒险,称得上是生意场上的行家里手。

1889年,41岁的乔景岱到包头巡视,当时包头城有旅蒙商大盛魁的盘口,来源于故里的商号比比皆是,作为未来复字号的首席掌门人,乔景岱深感自己责任重大,父亲乔致庸弃儒从商在包头已经家喻户晓,自己已经过不惑之年,但是父亲依旧是首席掌门人,许多时候不得不听命于父,在乔家祖训里,不管家里多少门,掌门人只能有一个,父亲大权在握,自己只能俯首称臣了。

当时一个县令年俸只有50两银子,加上养廉银也只多了几百两。而那时候乔家最年轻的大掌柜一年也有1000两白银的薪金,这还没有算上4年一次的账期分红,当时天下的生意主要就是6种:粮、油、丝、茶、盐、铁。盐、铁从来都是朝廷控制,乔家基本没有涉足。粮油生意主要是乔家在包头的复字号做。

1884年光绪十年,乔致庸把大德兴改为大德通,同年专门成立了大德丰票号,专营汇兑。在乔致庸经营下,后来大德通和大德丰都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大票号。改票号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当时土匪猖獗,经常抢夺银两,许多商家都做了票号生意,父亲投资票号可是敢下血本,这种赌博精神刺激着想做一番大事业的乔景岱,包头粮油靠口外运送早年人们就买树梢,现在正是秋收季节,自己如果收购胡麻油,来年再倒手岂不会大赚银两?乔景岱为自己的设想激动的睡不着觉。

大盛魁托运胡麻油去蒙古,他们做的是放印生意,下一次才会收银子,这一来一去之间就是赚大盛魁的银两也足够自己家的商号利润翻番了,作为大盛魁的相与,自己与大盛魁合作了不是一年两年,如果能垄断胡麻油市场,大盛魁无油可收只能找自己来掏钱买,岂不更是一箭三雕的好买卖?既控制了油价,又掌握了行情,还控制了买家,自己想叫什么价就叫什么价,想不赚钱都难。

父亲每天说汇通天下,天下所有的银子都可以在大德通往来,那么自己也要汇通油价,让外蒙市场知道乔景岱的名号。父亲一并可以看见自己的儿子不是孬种,一样可以在传统生意里赚取大把的银子。

乔景岱把自己的想法与大掌柜说了,并且一再告知,“事成后再告诉老爷子。”他提取了大量的现银,派出伙计四处采买胡麻油,所有商号里的胡麻油全部收,连驼队最新运进包头城的油桶也不放过,更是传出去风声,乔家大少爷高价收购胡麻油!一时间包头城里的商号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开始以为是戊财主有大买卖在急购,这样连续收了一个星期后所有的商号几乎都惊异的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来买油的人越来越多,卖油的商号缺油严重,买油的一个商号连着一个商号转一圈都被告知“油没有了,卖完了。”所有的答案全一样了后,大家才豁然大悟,胡麻油全去了乔家戊财主那里去了。

一时间油价大涨,这个可得让戊财主发笔横财了吧。戊财主却稳坐钓鱼台不疾不徐继续收购而不外卖,油一时间没有地方放,怎么办?大掌柜稳东家。东家说:“真的没有地方放了?倒掉吧,往黄河里倒。”大掌柜一时间头皮发麻,腿肚转筋,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我没有听错吧!”

“大盛魁那里怎么没有消息?”原来戊财主是在等大盛魁的买卖。大掌柜这时才明白少东家是想钓大鱼儿不是要捉泥鳅。

他只能唯唯诺诺听从乔景岱的安排,把放不下的油偷偷乘着天黑往黄河里倾倒。

胡麻油味浓,远远就可以闻到它特有的香味。胡麻油是一种很香的调料,比芝麻还香,而且还能治病,常食胡麻可去除一切痼疾,还有返老还童、长生不老之功效。晋中内陆根本不产,这样稀有的油倒掉简直是在做孽,大掌柜暗地里叹息,运回口内还是等着价格再抬高的时候一齐出手。大掌柜摸不清楚少东家的心思,谁让人家生在富贵人家呢?唉!

包头城内的胡麻油价已经飞涨,倒掉也不出售办法的引起了众人公愤,有人拿着大锤去击鼓明堂去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大掌柜告诉少东家“您还是躲躲吧,万一说长论短我来担待着,千万别硬碰硬出了大事体谁也不好交待。大掌柜心急火燎的苦劝少东家。

官府其实也早有耳闻,胡麻油价格高涨,当官听差的一听是商号在故意扰乱物价,本来就想让复字号出点血犒劳犒劳闲当差的,苦于没有是由去现在有人告状焉有不管之理?县官一声令下,“捉拿乔景岱,刻不容缓。”乔景岱一听当差的来打门也心想不能让这些穷衙役借胡麻油来敲诈自己,他叫来快马从后院及时逃脱了。

望着一路尘埃,当家掌柜没奈何的陪着笑脸应付衙役,“我们少东家早回祁县了,你们请喝茶,有什么是由我可以转告。”

“你转告顶什么用?”

衙役互相对视一眼,“总不能白来吧。”明摆着的事情,就是没有事情这些衙役还想敲诈这些开商号的财东发点小财,现在明摆着出了事情有人击鼓升堂了,岂能放他们一马?简直是笑话。

“谁是管事?”

“我就是。”

“那好,你跟着我们走一趟吧。”

有道是,衙门自古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大掌柜一去便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在劫难逃。

大掌柜手里的银子没有被衙门盘剥走,大掌柜的腿却被急于想拿到赎金的衙役打断了。后来好后大掌柜腿变成了残疾。封建社会为主子卖命对于下人而言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只能说不平等的社会地位决定了不同的命运际遇。

                     挑衅绥远大盛魁

乔景岱财大气粗,嚣张跋扈惯了想吊大盛魁这个大鱼没成反而赔上了大掌柜的两条腿,乔景岱左右思量全不是办法,他知道包头城再收购胡麻油是根本不可能了,但是胡麻油的价格显然已经被抬高,只能去外地收购胡麻油,去绥远,对!去绥远收购胡麻油。条条大路通罗马,绥远也是商贸集散地,重要是自己可以赚取到更多的银子。此时乔景岱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白花花大把的银子,其他早就抛到脑后去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的时候人其实是为想象力死的,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这个想象力就是贪婪欲望产生出来的幻觉。海市蜃楼一样,想象力超越现实,拥有财富的梦想指日可待让做梦飞人已经泥足深陷,不可能翻然悔悟后迷途知返了。

在绥远大盛魁的势力最强,可以说乔景岱是在皇太后头上动土,已经分不清好歹与东南西北了。他以为他是在“先有复字号后有包头城”的包头,自己一家独大,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来去自由。

乔景岱来到绥远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已经传入个大商号耳中,整个蒙古操山西口音的乡党触目所及可以说是遍地都是,各个商埠集散地也同样是不同版本的消息集散地,缺乏娱乐项目的商号伙计们,人们饭后喜欢关起门帘“闹票儿”,“闹票儿”就是唱晋剧,唱大戏。有的扮演青衣,有的扮演须生,有的扮演旦角,咿咿呀呀间唱出了对远方亲人的思念,唱出了社会的变迁,唱出了悲欢离合,也唱出了世态炎凉,有的是自娱自乐,有的请唱戏的前来“闹票儿。

最先报道消息的就是这些闹票儿的“职业演出家”也就是唱戏的人,他们为了赚钱,千里迢迢走西口,为千万离家谋生的乡党们带来繁华之气息,生活之热望。复字号管家为少财东顶罪的事情已经真实发生了。乔景岱想独占胡麻油市场已经是司马懿之心路人皆知了。可是乔景岱自己仍然雄心勃勃,志在必得,踌躇满志的来到了绥远。

大盛魁的东家呵呵嬉笑着等待一场好戏的开始,大盛魁商号极盛时,几乎垄断了蒙古牧区市场,蒙古的王公贵族及牧民大多都是它的债务人。“大盛魁”在经营中甚晓公关的重要,大小掌柜大都懂得交结王公贵族。总经理和分号掌柜,多数在清代捐官制度下,用白银买得各种官衔,借此垄断了蒙古地区的贸易,而且与清政府的代表、蒙古王公联手决定市场物价。在独特的经营方式和缜密的管理制度下,“大盛魁”成为历经百年的行业寡头,在后来辛亥革命以后,逐渐成了支撑蒙古地方政权的财政支柱。

乔景岱大大低估了大盛魁当时在蒙人心目中的地位,大盛魁之所以生意贯穿南北,它的成功与崇尚信誉的经营作风密不可分。大盛魁承袭晋商的勤俭与注重信义取悦人心的商德,可以说大盛魁的贸易就是 “信用贸易”与“永恒主顾”的关系。大盛魁的主要贸易对象在外蒙古地区,蒙古族牧民游牧于广阔的草原,或多或少地保留其民族源远流长的共同生活习俗。因此,大盛魁从总号、分庄到流动贸易商队,为拓展做生意的领域,精心研究蒙民的习俗和日常生产、生活的需要,尽力迎合蒙古人的消费心理。

如砖茶是蒙民生活的必需品,大盛魁经销砖茶,力求适合蒙民的口味。它的小号三玉川是祁县最大的茶庄,在产地自采自制各种砖茶。它采茶的地方有三处:湖北蒲圻县的羊楼洞、蒲圻县与湖南临湘县交界的羊楼司、临湘县的聂家市。自制的砖茶有:二四砖茶、三六砖茶、三七砖茶、三九砖茶(大盛魁装砖茶的箱子,大小是固定的。一箱子装二十四块的,名为二四茶,装三十六块,名为三十六茶)。日久成习,前、后营等处蒙民,喜欢喝三玉川采制的三九砖茶,只要有“三玉川”标记的,就信得过。

大盛魁鉴于牧民居无定处,缺医少药,大盛魁要求伙友做生意兼学中医中药知识,经常为各地牧民治病兼营药品。并依蒙医药用习惯,将药包分成24味、36味、48味、72味四种包装,在药包上用蒙、藏、汉三种文字注明药名和效用,非常受蒙医和牧民的欢迎。大盛魁财东王相卿初到乌里雅苏台时,适有王公的女儿患病严重。王相卿将自己所带的药品,龟灵集送给病人服用,很快痊愈。王公为了报答,就把王的三儿子王德涂招赘为婿。

大盛魁财东的三儿子王德涂是蒙古王爷的招赘女婿,小小乔景岱无异于是蚂蚁撼大树,简直不知道好歹了。

每年汉族过春节时,蒙民习惯过“白节”。大盛魁悉知蒙民过节时也喜欢吃饺子,但他们不会制作,于是每年冬至后,前、后营两柜组织员工伙友大量加工饺子,冷冻储藏,在临近春节时,便运往牧民屯营地,作为应时商品供应。因此蒙古人称它经营的商品齐全:“上至绫罗绸缎,下至烟酒葱蒜。”都是大盛魁独有。乔景岱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大盛魁的后台是蒙古王爷。他一来到绥化就注定着失败,只是他自己昬然不绝罢了。

在绥化大盛魁领东为首的各家商号注视着胆大妄为的乔景岱在他家铺好张贴收购胡麻油的告示,告示是上午的时候贴出的,下午就被人撕走,不是告示写的不好,是大盛魁要拿它来做证据,大盛魁联名其他商号一起状告乔景岱交结官府,欺行霸市,囤积居奇,干扰民生。

这个状子没有在当地官方衙门上奏,儿是由蒙古王爷的加急快报上告到了天子脚下——北京城里去了。

以天下太平为目地的大清,经过连年征讨终于打就一盛世江山,岂能让一冒头小商号的铜臭气阻碍蒙古和平?一道御旨传下,乔景岱竞被缉捕归案,被城是抚的务恨京理模晋判“斩监候”。

“斩监候“是什么罪名?明清时代刑律谓将判处斩刑的犯人暂时监禁,候秋审、朝审后再决定是否执行。这一制度发展到今天,就是被人们交口称赞的死期缓期执行制度。这到好,乔景岱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有吃到螃蟹到被啃了一嘴泥。他欲哭无泪,百口莫辩只能就地入狱了。

当时是1895年阴历甲午年十月初十,是慈禧太后六十岁大寿。

为了迎接慈禧寿辰,清政府计划用3000万两白银,为这位“女皇”举办盛大的庆典。

乔致庸听到儿子获此霉运,不禁手忙脚乱。他赶紧召集全家共商大事,看有什么渠道可以让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儿子豁免死罪。

当时唯一可以在京城联系到的就是同乡亲戚祁县渠家的渠本翘(1862~1919),原名本桥,字楚南,祁县城内人。渠家与乔家同为祁县大财东。

渠本翘父渠源浈,人称“旺财东”,生有三子。本翘居长,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因其父个性乖戾,脾气古怪,不为其父所爱,自幼随母寄居于乔家堡外祖父乔朗山家。乔朗山是当时的名儒(咸丰己未科举人),曾任过知县,家中设有私塾,本桥在外祖父家受到良师指导,又与舅父乔佑谦、乔尚谦、学友刘奋熙等日夜砥砺,相互切磋,学业大进。不到二十岁便博经通史,有“神童”之誉。光绪十一年(1885)中秀才,十四年(1888)中解元,十八年(1892)中进士,为三甲第四名,任内阁中书,时年31岁,实现了科举时代“琼林赐宴”、“春风得志”的愿望。后来光绪二十六年(190O年)八国联军入侵,慈禧挟光绪帝逃往西安,本翘为了御侮救亡,投身国难。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始以外部司员派往日本横滨领事。

慈禧60大寿时,紫禁城内张灯结彩,大戏连台,慈禧唉看大戏,渠本翘得到老家乔家亲戚带来的消息不觉也愁肠满结。什么人才可能接近老佛爷呢?在此吉庆日子里,大臣们一定不会去做替人求情的傻事情,让他们说话即使是花再多的银子也未必愿意给莫不相干的人去讨老佛爷的无趣。

在所有登台的艺人中渠本翘认识一位叫“元元红”的,只能请她来出点主意了。

接近慈禧的人有两类一是丫鬟二就是太监,当时李莲英权倾一时,重要是李莲英愿意为乔家说话。看来只能花钱买通太监李莲英了,这是唯一可以奏效的办法。渠本翘把乔家带来的银票交给“元元红”,“元元红”在恰当的时间里肯请李莲英给自己的亲戚乔景岱从中斡旋,老佛爷生日正是大放开心快活的时日,往年遇到喜庆日子,皇帝总要大赦天下,表示自己的仁德宽厚,李莲英抓住时机及时禀告有一冤枉案件可以宽大处理否。

能让李莲英开口的事情,慈禧没有多想就应允了下来,但是大赦之名是让乔景岱“着令押解归籍,不许再干预商务。”

终于乔景岱在百般运作之下走出大牢,回到故里。炼狱一样的死囚牢早已经让乔景岱三魂六魄散了两魂四魄。他郁郁成疾,不久谢世,大约活了60岁。犯了国法,被押解归籍,相当于剥夺政治权利,所以享受不到封赠的荣誉,竞连标明辈份的“景”字也被去掉了。从此后乔家再鲜有人提及乔景岱,乔致庸墓表上对他含糊其辞夜就在所难免了。

                     慈禧与乔家不解之缘

漫长的茶路,从南方的武夷山到蒙古腹地,干系着无数茶工、船工、驼队和山西商人的生计。而丝绸通道则是将湖州的丝运往山西潞州制成潞绸,商旅路途的艰苦和危险开始让乔致庸逐渐意识到票号的重要作用。

1884年光绪十年,乔致庸把大德兴改为大德通,同年专门成立了大德丰票号,专营汇兑。在乔致庸经营下,后来大德通和大德丰都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大票号。光绪十年大德丰成立时的资本是6万两,没几年就变成12万两,到光绪十几年的时候资本已经增加到35万两了”。

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逃到山西。8月,乔家大德通掌柜高钰接到一封密信,写信人是跟随慈禧、光绪西行的内阁学士桂春。桂春在信中写道:“銮舆定于初八日启程,路至祁县,特此奉闻,拟到时趋叩不尽。”接到信后,高钰立即把乔家大德通大加装饰一番,作为慈禧、光绪的临时行宫。“慈禧太后逃到山西后缺钱,山西官员在太原召集山西各商号商量‘借钱’,要大家体谅朝廷苦衷,大家谁都不敢答应。当时乔家大德丰票号的一个跑街的(业务员)贾继英却当场答应,同意借给朝廷银10万两。”贾继英虽然是个跑街的,但自作主张的权力很大。当时太后很高兴。贾继英会去跟大掌柜阎维藩说,阎维藩问你为什么答应?贾继英说,国家要是灭亡了我们也会灭亡,要是国家还在,钱还能要回来。阎大掌柜就夸他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一千年也出不了个贾继英’。”

慈禧太后此后给山西商人的人情,一笔是由各省督府解缴中央的款项,全部由山西票号来经营;另一笔是将庚子赔款连本带息,约10亿两白银交由山西票号来经营。 

中国面临崩溃,向国外赔款4.5亿两白银的时节。当时乔家最大的生意就是朝廷的税务通过乔家的大德通、大德恒进行汇兑。第二个生意便是当年英国人把持了中国天津的海关,在直接提走赔款后,其余的税由乔家这样的银号代收。1904、1905年的账期,乔家一股的红利就有17000两白银,而原始的股份可能只有100两银子。

1906年乔致庸去世前,乔家的生意进入最辉煌期。当时正是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国家面临生死存亡,山西票号的生意却获利甚丰。那是因为朝廷和西太后解除了山西票号的禁令,过去绝对不允许票号进行公款汇兑,但战乱让南方给朝廷的公款无法到达,只好对民间票号解禁令。

国家的危机一过,朝廷马上又重新禁止。到庚子事件之后,国家再次放开民间公款汇兑,所有山西票号都大获全胜。“当时乔家大德通票号在光绪十年(1884)每股分红是850两,光绪十四年(1888)增长到3040两,到光绪三十四年(1908)每股分红高达17000两!据当时的户部档案记载,到光绪三十二年(1906),户部有三分之一的银两存在各家山西票号中。这些都证明1900年以后山西票号的飞速发展,乔致庸的经营达到了顶峰,而这也是山西票号崩溃的开始。

辛亥革命一开始,山西大部分票号迅速崩溃。只有祁县的大德通、大德丰,瞿家的三晋源、大盛川这4家是经营最久的票号,其中乔家的大德通、大德丰直到1951年才关门(大德通总号原来在山西祁县,1940年迁到北京,改为银号。最后在1951年结束其历史,成了最后一个山西票号)。 

     现在的乔家大院最终能够保留下,也和乔致庸的仁厚有直接关系。当时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山西总督毓贤在山西地界杀洋人。从太原逃出7个意大利修女,逃到祁县被乔致庸保护下来,藏到乔家银库里,最后用运柴草的大车拉到河北得救。

后来意大利政府给了乔家一个意大利国旗以表彰,这个国旗竟然在后来日本侵华到山西时候派上用场。乔家把意大利国旗挂在门口,日本人看到这是盟友的,就没有破坏乔家。

相比之下,山西的其他大户大宅都被日本人破坏。但是乔家后来觉得这里还是不安全,最后都离开了乔家大院。20世纪40年代初乔家还曾经回来过一阵,但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一去就再没有回来。乔家大院在解放后成为祁县政府的办公地,后来先后做过人民医院和粮食仓库,最后由于是晋中地委党校,在乔家老家人的保护下安然渡过“文革”。“乔家大院能够完整保存到今天,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