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嫣之家

** ** ** ** **

 
 
 

日志

 
 
关于我

每一颗心灵都渴望去远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地明白能够走多远的路,不是问双脚而是要问志向。岁月更迭,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远方,不只是一张地图,一份遥想,也是一个心愿,一种信念……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走西口的晋商故事(六)  

2010-03-24 20:30:09|  分类: 晋商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茶路通向俄国常家铸就“ 没奈何 

                                  (作者:陆华农)

        乾隆初年,山西榆次常家常威父子己经在张家口创立了大德常、大德玉两个颇具规模的字号。常威在自己还乡养老之前,将两个字号,分别交给长子常万玘、三子常万达经营。使常家逐步形成了以常万玘、和儿子怀珻、怀珣后来北称为“南常”;常万达和儿子怀玗、怀玠、怀珮后来被称为“北常”、为核心的两个商业集团。这两个集团,互为援引,携手发展成为张家口的重要商家,在常万玘注重以张家口为大本营,稳扎稳打,向国内各大小城市延伸的同时,常万达的目光更远大,他毅然采取了向俄蒙发展,搞国际贸易的方略。

        “北常”成为西口贸易中茶文化的标杆力量,这个主力军在当时通过恰克图进行的中俄贸易,90%是茶叶。常家则占其中的40%。不得不说茶商里的翘楚非北常莫属。

          讲到这里得停下来说说榆次常家。

                      银垭山上有先祖

        在明朝弘治十三年(1500)常仲林迁居榆次县车辋村刘家寨,常家祖先生活贫穷,为了养活一家老少在青苗不接之时要从榆次的东南角车辋翻越一座叫银垭山的隘口,当时这个山头经常有传说中的白狐仙出没,因为山体是银灰色的石头山,寸草不生,方圆没有可依托之树木与遮挡,山峰陡峭,山势凌厉,许多人路过银垭山皆加快脚步,感觉脚下有呼呼风声似乎是白狐仙在作弄百姓出来作怪。翻过银垭山便是注明的涂水发源地庆城,再往下便是蔺相如的故里相如村有蔺郊无霜的典故在昭示后人,这里人杰地灵,至古便是官家交通要塞,地利突出,历史悠长,常家祖先去庆城是为了给家中嗷嗷待哺的孩子讨点吃食,庆城有茂密的森林,即使没有饭食可要也可以采点野味。常家祖先翻越银垭山到庆城一天一个来回,身体极度困乏,春天经常刮风,倒春寒让单薄的他无力支撑自己单薄与疲倦的生命躯体,终于在一天回家的黄昏,常家祖先倒在了银垭山的隘口上,毛尖处恰巧像是倒在了银元宝的顶梁上,由于这个山本来就是石头山,没有土可以安葬,人们路过就给裸露的尸骨盖上块石头,日子久了石头坟堆自然形成,更有好事的人说在常家祖先逝去的当晚有一道红色的霞光直奔了车辋村去,那是转世的灵狐在庇佑常家,常家从此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发不可收拾,做什么什么顺,就像坐上了顺风船,再也没有比他们后人更让人羡慕的前景了。

       银垭山上的风水让常家无意中独占了。已经成为当地老乡世代相传的典故。

       由常仲林一世起家到八世常威时,常家刚开始富裕裕起家,即经商。其经商则在多伦诺尔、张家口、兴化镇及本省大同、繁峙等处。

       常家是口外文化商人的典型代表,他们不单纯代表着茶路的兴起与对俄贸易的崛起,更代表着儒学治家的严谨与豁达仁厚,在整个晋商后裔里面许多晋商后裔皆吃习鸦片,生活奢侈,昏天黑地的过着不理事世没有理想与未来的混世魔王生活,倒家败祖,有的甚至于挖祖坟过活,冻饿街头而亡,但是常家后裔却一直独领风骚,在21世纪的今天仍然在晋中故土与国外过着同样世家风范的生活,有的仕途做官、有的高等学院做教授,仍然令他人仰慕。可以说是智慧人家,道德楷模。

       常氏发迹之后,氏族分居,添房盖院,分为“南常”、“北常”。

       “南常”以万已为代表,为“世荣堂”;“北常”以万达为代表,为“世和堂”。

        俄国对茶叶的需求量是很大的,从明朝开始,就不断地提出了贸易的要求,雍正五年,清政府与俄国终于签定了《中俄恰克图条约》,雍正八年,开始了中俄边境贸易城——恰克图的修建,但由于种种原因,一开始双方贸易并不顺畅,十多年过去了,贸易额还只有十来万卢布,尽管如此,常万达却在艰难中看到广阔的前景。乾隆十年,他断然将大德玉改为茶庄,在不丢内贸的同时,将主要财力、经力,投到了对俄贸易中,开始了开拓万里茶路绵延二百余年的壮举。

        这个时期常家出现了两个非常重要得人物,创立“学而优则贾”家训的常威开创了常家未来的万世共享的教育理念,引领常家后人在做人,处事,人生观的建立上奠定了坚实的文化底蕴,是常氏发展史上划时代的人物。开拓万里茶路的常万达则是常家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他引领常家从单纯的小买卖走向辉煌的极其具备垄断性质领域的茶路上来,南下买茶山,北上开辟俄国市场独领风骚200年。  
       应当说,常万达确立的目标是一场艰辛创业,是一场充满辛劳和智慧的博击。常家在晋商中首先采取了茶叶收购加工,贩运“一条龙”方式。自行在福建武夷山购买茶山,组织茶叶生产,并在福建省崇安县的下梅镇设庄,精选,收购茶叶。同时,自行创立茶坊、茶库,将散茶精制加工成红茶、砖茶,妥为收藏。每年茶期,雇佣当地工匠达千人,然后陆地用车马运输至河口(今江西省铅山县),再用船帮,由水路运经信江、鄱阳湖、长江至汉口,沿汉水运至襄樊,转唐河,北上至河南社旗镇(今社旗县,当时,晋商称之为十里店。)而后驮运北上,经洛阳过黄河,越太行山,经晋城、长治,出祁县子洪口,再于鲁村换畜力大车北上,经太原、大同至杀虎口或者张家口或归化,再换骆驼至库伦、恰克图。全程

近七千余里。  

常万达独创的安化花卷茶

       最有名的当属常万达独创的安化花卷茶,俗称千两茶,是全世界独有的茶品,因其造型古朴,单件重量大,工艺独特,被誉为“世界茶王”。
  花卷茶是湖南黑茶中的一个主要茶品。在花卷茶的发源地湖南安化县有这样一名谚语:  “先有‘百两茶’,后有‘千两茶’。‘千两茶’笨重,改为花砖茶。出现收藏热,恢复‘千两茶’。方便消费者,花卷系列茶”。简短的几句话,道出了“花卷茶”的变迁过程。
  为什么称其为“花卷茶”?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踩制花卷茶的黑毛茶原料中有花白梗:二是外包装的竹篾长篓织成了棱形的花纹:三是使其不再回弹的七道捆篾也采用花纹锁紧,有“三花”之称,故取名为“花卷茶”。随着制茶科学技术的进步,谌小丰又多加了一“花”,即让压紧的茶胎内长出了对人体十分有益的“金花”,即冠突散囊菌。
  千两茶呈圆柱体形,长150厘米,周长60厘米,;争重31.25公斤,合旧秤一千两,故得“千两茶”之名。
  花卷茶的踩制技术要求高,没有专门师傅传授,一般人难以掌握,因此,掌握了这门技术的人不轻易外传。在旧时的安化,踩制花卷茶技术有“传子(媳)不传女(婿)”的旧俗。
  花卷茶的造制源于山西茶商常万达。
  十八世纪中叶,中国茶商在俄国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山西榆次县的茶商常万达看准了这一契机,决定迁居恰克图,发展对外商贸,把茶叶生意做到俄国去。从风和日暖、绿树成荫的南方,到冰天雪地,寒风呼啸的新西北利亚,遥遥万里,为了保证茶叶在运输中的质量,常家人想了许多办法。因黑茶松散,便踩捆成包,先运回山西,再转销蒙古和俄国;可是,踩包后的黑茶仍然体积庞大,不便于驼队运输,又改为半圆柱体的的篓子,这种包装两篓相合,就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帽盒状,又称为“帽盒茶”。在长期的长途运输中,由于经常日晒雨淋,当运到销售地点以后,有许多茶叶都走味了,没有原来的那么香。
  常万达多次亲临湖南安化,他知道那里除了盛产茶叶以外,还盛产楠竹、棕片、蓼叶。他想,要是内用蓼叶、中间用棕片、外面用楠竹篾把茶叶层层捆紧包装起来,做成一条条重量相同的茶柱,不但茶叶不会变质,而且运输会更方便:更为重要的是,在草原上与牧民进行交易时,也不用再过秤了,真是一举三得的好事。于是,常万达决定将每支茶的重量定为一百两,在第二年开春之际,就吩咐进山制茶的伙计,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茶商们按照东家的吩咐,经过反复捆压,做出了“百两茶”。“百两茶”经过长途运输到恰克图后,不但茶叶的原味没有改变,而且还增加了一股浓浓的竹叶清香味,受到了客商的一致好评。唯一不足的是体积太小,在骆驼背上不好装载,要是装得少,运费不合算,装多了,就会从驼背上就会垮下来。
  第二年,常万达加大茶量,将“百两茶”改为“千两茶”,每峰骆驼可驮六支,折合老秤四百二十多斤,符合每峰骆驼的标准重量。这样不但运输起来方便,茶味更加浓香,而且也十分适合牧民收藏和搬迁。
  “千两茶”形如圆木,表面乌黑油润,里面呈猪肝色,坚硬如铁。过去,曾有常家茶商将整支“千两茶”放入水中浸泡,经七年后,其茶心仍不湿。  “千两茶”成为了畅销国内外的特殊茶品,并被称为“茶中之王”。从清代一直沿袭至新中国建国初期。据传,现在珍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那支千两茶,就是由安化县“晋丰厚茶行”踩制的。

       由于骆驼运输比马驮大车安全,快速、便宜,每驼可驼四百余斤,所以,常家很快就备起了自己的骆驼队,兴盛时多达万余峰,骆驼也由于过去的从张家口到恰克图,延长到了从黄河入晋,到俄国莫斯科等地,并由此而使沿途的特种行业“骆驼店”应运而生。  
      这条茶叶运输的线路,就成了后人称之为与“丝绸之路”齐名的“茶叶之路”,由于这种路的运输工具以骆驼为特征,故又称为“驼路”。
      在驼运中他们也摸索出不少成功的运作方式:他们将八十匹骆驼分为一帮,五驼为一行,共十六行,一人管一行,一帮十八人由一帮首带队,一蒙人向导,以保证在任何情况下不迷路,可以找到水源及宿营之地。每一帮中,还要另配备一、二名通药理医道的人,带必用药物,以保证人畜的平安。

       当时俄蒙一带,马匪猖獗,这马匪人彪马快,呼啸而来,人不离马,冲至驼旁,俯身即可将商人驼鞍上的银器掠去转眼就渺无踪影,商家纵有武装保卫,并雇用保镖,也无可奈何,

       有一次大掌柜奉命去蒙古送茶收银两回来,沿途土匪猖獗,携带着的银两藏在草料里,土匪骑快骑一般7至8 人,他们踏着黄沙儿至,往往在黄昏时分人们已经经过长途前进,身体劳乏之际,翩然而至。土匪也不愿意置人死地,有看护的藏獒与镖爷同行,既是恶斗起来,未必土匪可以获胜赢得便宜。所以他们往往是行动快捷为主,靠近草料堆拿枪挑去包裹就大功告成,呼啸儿去了。

       损失了银子回去也不好像东家交差事。往往土匪就是抢劫回程的驼队,去往蒙古内地往往是去送货,没有那么多便宜可逮。于是所有的骆驼房子大掌柜都对回程小心翼翼并且心事重重,极怕遇到匪帮偷袭。

       善于动脑的常家针对这种情况,常家将俄国进口的大量粗制银器,在买卖城熔化后铸成银锭,再行运回国内。常家从恰克图向内地运送的自铸银锭,每块重达1000两合六十四斤,制作专用马车运输,马匪来抢,无法俯鞭掠取,只好弃之而去大家都叫这种大银锭为“没奈何”,后来,各商家都学常家的方法,铸起了“没奈何”,马匪面对“没奈何”也就不得不较前有所收敛了。
  在仔细观看常家万里茶路的有关资料时,据庄院中的展示,常万达开拓万里茶路成功后,很快就在武夷山购置了茶山。查诸武夷山地方志的有关资料,果然有关于“山西茶客到县来采办,运往关外销售”,以及“设栈收购,建厂制茶”的记载。尽管这些记载中没有说明山西茶客姓名,以及所设栈、厂的名号。但完全可以肯定,这些山西茶客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常家的人。他们采办的茶叶,主要是红茶,部分是岩茶,统称为武夷茶。先在下梅、赤石集中,担挑马运,走陆路过分水岭到江西铅山;装船沿信江下鄱阳,穿湖出九江入长江,溯江转汉水,一路水路到襄樊起岸。再走陆路经河南入山西抵平遥,大同、张家口。再由驼队走军台,转库伦,北抵恰克图,全程万余里,历时需数月。再从恰恰相反克图分散到俄罗斯各地及欧洲各国。成为上到达官贵人,下自平民百姓日不可少的健康与快乐之饮。
       正因为常氏在对俄贸易中极具远见和谋略,又极为注重信义,很快就取得了俄商及俄国政府的重视,不久便将生意做到恰克图以北的俄国境内,在俄国境内的莫斯科、多木斯克、耶尔古特斯克、赤塔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新西伯利亚、巴尔讷乌、巴尔古今、比西、上乌金斯克、聂尔庆斯克乃至欧洲的其它国家都有了他们的茶庄分号,使茶叶之道增长到一万三千多里。

       在这个历史进程中,常家为适应形势发展的要求,在原先“大德玉”的基础上,道光六年(1826)新建大升玉,道光二十年(1841)增设大泉玉,同治五年(1867)增设大美玉,光绪五年(1880)增设独慎玉,形成常氏一门五联号进俄国的格局。同时,常氏还在各号增设帐局,而且把帐局也分设于俄国各地。  
      正是由于以常家为代表的外贸晋商坚持不懈的努力,使中国的对俄贸易额由雍正六年的一万余卢布发展到乾隆二十年的83万卢布。二十五年猛增到135万卢布。而到嘉庆初年常万达去世,怀玗、怀玠、怀珮三子及众多的孙辈子承父业主持常氏对俄贸易时,中俄恰克图贸易额己经高达八百余万卢布,道光二十一年达到一千二百四十万两,八十年增加了千余倍。常氏即为茶商的中坚,确实功不可设。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