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嫣之家

** ** ** ** **

 
 
 

日志

 
 
关于我

每一颗心灵都渴望去远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地明白能够走多远的路,不是问双脚而是要问志向。岁月更迭,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远方,不只是一张地图,一份遥想,也是一个心愿,一种信念……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真实走西口的晋商故事(五)  

2010-03-24 19:57:26|  分类: 晋商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有复字号后有包头城

                        (作者:陆华农)

       1736年也就是乾隆元年,祁县人在口外已经形成了较大势力。归化城的三大旅蒙商号中,就有两个是祁县人创办的,当掌柜的也多是祁县人。所以,乔贵发来到口后,凭自己的身强力壮、精明和祁县人的身份,很容易地找到了一份工作——拉骆驼。骆驼是旅蒙商人从事旅蒙生意的最重要工具,所以拉骆驼的工人有一份丰厚的工资,相当于乔贵发在农村种田收入的若干倍。祁县南社村人段泰就是从拉骆驼起家,在康熙年间发展为归化城一家大旅蒙商号“元盛德”的财东;祁县城内人张杰和祁城人史大学则是靠做小买卖起家,在康熙年间和太谷人王相卿创设了大商号“大盛魁”,并发展成为归化城最大的旅蒙商号。这些人和事一传十,十传百,更激起了许多祁县人去口外闯荡的欲望和信心。

        乔贵发早有耳闻,幼年丧父母,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乔贵发只能去祁县东观镇舅父家生活,长到16岁后再无理由继续在舅父家过活,他回到乔家堡自己给他人抗苦力为生,有道是自古笑贫不笑娼,在亲戚眼睛里早年丧亲的他根本不被人们重视,本家侄儿结婚是个好事情,在农村认亲是结婚典礼上一项重要的程序,乔贵发作为叔叔,结婚的新人本来应该给他敬酒,喊“叔叔“他也应该给新人见面礼金,主管看见乔贵发单身没有什么积蓄,也没有成家就没有安排新人与他见礼。本来乔贵发提前就准备好了礼金,但是对方根本没有把他安排到见亲的行列里去。乔贵发恼怒之下与官家发生了冲突。血气方刚的他感觉自己北小看了,他心里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活出个人样子来让本家亲戚再也不敢小瞧了自己。

       春暖花开后,乔贵发一个人背上行李悄悄地离开了乔家堡,去了贾令镇。当时祁县贾令镇位于官道要冲,是南来北往的商人驼队的必经之地。驼队中常有祁县人,乔贵发招呼这些管事的大管家,“去哪里呀,你们。要人吗?”

       “我们去杀虎口,你一个人?”

       “对呀,捎上我吧,我是祁县人,你们那里大盛魁的财东是我老乡。”

       “你也知道大盛魁?呵呵,那来吧,不嫌苦,你就当伙计吧,负责搭骆驼房子喂牲口草料。”

       “有银子赚吗?”

       “你小子,人小鬼大,怕跟我们赚不到钱?你可知道现在是盛世,去外口做买卖的人越来越多了,怕苦就继续过你的穷日子吧。你想来大掌柜不一定愿意要呢!”

        驼工边说边走,驮着绸缎与粮食的骆驼队伍延绵起伏,浩浩荡荡,每一个沉重的脚步都像鼓点打在年轻乔贵发的心上。

       “我跟你们走。”他毅然决然的跨入散发着强烈异域气息的驼队中。乔贵发的机灵和勤快劲儿让队友很快与他成为了朋友,口外——一个陌生神秘与充满光明与机遇的崭新世界在等待着他。    
        乔贵发毅然孤身出走,背井离乡,去渺茫的口外谋生,境况够苍凉凄惨,乔贵发的机会却与这苍凉凄惨的境况相伴而生了虽是孤身,可口外的买卖人都是孤身,他和他们是平等的,可以和他们平等竞争,谁行谁不行,全靠自己本事。自从康熙皇帝解除汉蒙贸易禁令之后,经40多年的发展,归化城的商业已经形成了垄断的局面,归化城的商业大利或经营大机会已经被各大商号瓜分完毕,他若在这儿发展,只能吃这些大商号剩下的残羹剩饭。

       在做驼工的日子里,乔贵发逐渐积累了点银两,与他一起工作的有个山西徐沟大常镇姓秦的老乡,他们每天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在大掌柜的账上流淌,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独掌一面呢,当时的驼帮这么多,需要服务的人也越来越多,外口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家乡的风味小吃可口,在这里经商的大多是山西人,要是开个山西风味的小吃店一定赚钱。两个人瞅准商机,一致决定,卖豆腐与刀切面。投资小而见效快。说干就干,在包头的西垴包是打工者聚集的地方,房租便宜,人员众多,可以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既然要合作,两个人就结拜为盟认做了生死弟兄,反正乔贵发也是单人独户认个弟弟心里上也倍觉温暖。

        小买卖就是赚得辛苦钱,最初的几年生意举步维艰,两人经商经验不足,乔贵发不免回头丧气,他打道回府重新回到乔家堡种地去了,老秦继续留在包头做草料生意,做豆腐就得储备黄豆,老秦为了生计大量的准备了黄豆,第二年结果黄豆竟然城了紧俏货,随着大量移民的人群加入外口包头,豆腐的销量也水涨船高,黄豆涨价是情理之间的事情,老秦不知不觉间就赚回大把的银子,乔贵发与自己共同创业,他没有挨得住艰苦实在是可惜,为了重新找回伙伴,做买卖也的确需要帮手,乔贵发是老实人,老秦信任得过他自然就把他重新叫回了包头。

        两个人重新聚首,协商既然有了第一桶金,也应该像模像样的给自己的店铺起了名号了,经过苦思冥想,乔贵发问老秦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让所有人全来买咱们的货物”。

       “但是,你的铺子也得盛得下这些人呀。呵呵。”两个人为自己的想象都笑出了声。“做买卖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得让人们认可咱们,咱们是做公平的生意,为天下人服务。”

       “对!”“广大,盛得下,公平。”

      “咱们就叫“广盛公”。

      “好主意。”两个人为了这个广盛公重新选了个新地址,人群更密集的地方,放鞭炮重新开张了。

       经营的项目有米、面、油同时贩卖马匹,粮草也做粮盘与钱盘投机生意。在包头的三十年时间里,两个人已经成为公认的财东了,在乾隆中期乔贵发回老家娶了一程姓寡妇。在1787年乔贵发告老还乡,商号全由三个儿子接手经营。

       乔贵发共有三子分别以三个儿子的堂名名义做财东,分别是在中堂、大吉堂、进修堂、德兴堂名义;秦氏以三余堂名义,在复盛公共投资白银 3万两,业务仍以经营油粮米面为主,后又兼营酒、衣服、钱铺,买卖日益兴隆。

        到嘉庆时,广盛公生意十分兴隆,但一次倒卖“买树梢”蚀本。所谓“买树梢”就是当农民急于用钱时,将其青苗作抵押,商号借钱给农民。乔贵发的二儿子当时流行“买树梢”就把银子投资到“买树梢”中,这实际是一种农产品期货交易。

       春夏之交议定一个粮价和数量并付了银子,秋后不管市场粮价如何,都按这个价格如数交易。二儿子看到包头粮食市场上巨大风险里所包含巨额利润,眼红了,心动了,他要一试身手。开始,他在粮食丰收,粮价低落的秋天,摸准行情,大量买进囤积,到第二年春季粮价上扬时再抛出。这一进一出,也就三五个月时间,却相当于做日常买卖一年的赚头。做这种大买卖和做日常小买卖相比,正有一种游龙见鱼虾和鹤立鸡群的感觉。这种赌博性质的买卖大多赢少输多,充满偶然性广盛公这次“买树梢”蚀本,几乎倒闭,幸当地往来“相与”支持,议定将广盛公欠款缓期三年归还,使广盛公得以苟延残喘。在这三年里广盛公兢兢业业,克勤克俭到三年结账时广盛公不但还清了债款,而且大有余利。秦、乔认为此乃复兴基业起点,便把广盛公改名复盛公。

       乔贵发共有三子,长于全德,堂名德星堂,但后继乏人,人丁缺少,故长门所营商业较逊色。

       次门全义,生子致远,堂名宁守堂。致远生二子。长嵘,堂名保和堂,次超五,堂名保元堂。乔超五是咸丰九年(1850)举人,光绪初补新城知县,在他的影响下,其子弟秉承遗训,追求功名,故乔姓这一支,父子、叔侄、爷孙、兄弟、舅甥多有科名。

        三门全美,堂名在中堂。全美生二子,长子致广,英年早逝;次子致庸(1818一1907),是乔家中一位出类拔萃人物,他历经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四个朝代,为乔氏家族的繁荣立下了大功。致庸先是想以“儒术荣门阀”,后又感到此乃舍本求末。于是决心继承租业,在商界大展宏图。致庸治商有方,并主张经商首重信,次重义,第三才是利。他认为:经商必须戒懒、戒骄、戒贪。在致庸的精心经营下,乔氏“在中堂”的商业得到很大发展,人称致庸为“亮财主”。

        从此乔家子弟恪奇祖训,定有家规,不准嫖赌,不准纳妾,不准酗酒。因此乔姓家业兴旺。而秦姓子弟吃喝嫖赌,挥在浪费,渐从号内将股抽出,全部花光。秦氏抽出之股均由乔家补进,最后复盛公14个财股中秦姓只留1分2厘5,余皆为乔姓之股。乔家的复盛公字号,无论是对一个家族的贡献,还是对一个城市的发展,或者是它的持续时间(150年)和兴盛程度(称雄包头并先后在包头繁衍了十几个独立的分店),在中国商业史上都应该写上重重的一笔。

        道光元年(1821年),改“商贾会馆”为“大行”,除管包头地界的工商事务外,还兼管打架斗殴,民事诉讼,支应差役,迎送官府等事务。

       道光十三、十四年(1833、1834年),包头镇回族已达100多户,约600~700人;汉族达1500户,10490人。

       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建立包头镇税厅,“凡由宁夏、甘肃贩至包头的一切杂货,应在西包头镇税厅按例纳税。”
       道光三十年(1850年),7月,黄河大涨,托克托城南河口镇码头被淹,巨商多移包头镇。西路船筏改在包头南海子码头停泊。从此,包头成为黄河中上游水运枢纽。
        同治九年(1870年),大同镇总兵马升率部驻防包头。为防范回民起义军进犯包头,由马升主持,由包头镇巡检崔际平督办,由包头各商家出资,开始修筑包头城垣,于同治12年全部竣工,修成了周长17里,高1?5丈的城墙,街道也初具雏形。同年,包头居民发展到2800户,25000人。
       同治十三年(1874年),黄河改道,毛岱官渡口被冲废,奉谕旨官渡移驻包头南海子。
       由上述人口的快速增长,商业行会和官方机构的不断升格及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可知,这一时期的包头经济犹如夹带着众多肥厚“鱼儿”的滚滚不息的浪潮,商业机会多得抓不过来。
       乔家于嘉庆六年(1801年)将广盛公改组为复盛公后,不仅复盛公的业务在不断发展,而且还不断投资开设新的字号。
       道光九年(1829年),乔家在包头以3万两白银独资创办复盛全钱庄当铺,地址在财神庙街西口。咸丰年间,乔家复字号因抵账获得了包头南龙王庙一带的280亩水地,开设了复盛菜园,培种各种蔬菜,基本垄断着包头市面。同治三年(1864年),乔家在包头以6万两白银独资创办复盛西当铺,地址在瓦窑沟南口,主要经营当铺、估衣铺,兼营粮油米面。光绪元年(1875年),乔在中堂在包头独立投资5万两白银创办通和店,主营粮食米面。光绪三年(1877年),乔在中堂在包头投资5万两白银(另有副本5万两)创办广顺恒钱铺。光绪十三年(1887年),乔在中堂在包头投资3万两白银创办中庸钱铺。此外,于光绪年间还相继开设了复盛西店、复盛西面铺、复盛协钱铺、复盛锦钱铺、复盛兴粮店、复盛和粮店……

        复盛公成为乔姓之商号后,买卖兴隆,继在包头增设复盛全、复盛西商号和复盛菜园。后来又在包头城内共开设复盛公、复盛西、复盛全等有19个门面,四、五百职工,是包头城开办最早、实力最为雄厚的商号,故包头城有“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之说。

         乔氏依托复字号,又向国内各大中商埠发展,先后在京、津、东北、长江流域各城镇设立商号。光绪十年(1884)又设大德通、大德恒票号。大德通票号最初资本 6万两,中期增银12万两,最后增至35万两。大德恒票号资本10万两。二票号在全国各地有20多个码头(分号)。西至兰州、西安,东至南京、上海、杭州,北至张家口、归化、包头,东北至沈阳等地,均设有乔氏商号。徐珂《清稗类钞》载,乔氏共有资产四五百万两。实际不止此数,清末乔氏在全国各地有票号、钱庄、当铺、粮店等200多处,有流动资金700——1000万两以上,加上土地房产等不动产,有资产数千万两。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