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嫣之家

** ** ** ** **

 
 
 

日志

 
 
关于我

每一颗心灵都渴望去远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地明白能够走多远的路,不是问双脚而是要问志向。岁月更迭,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远方,不只是一张地图,一份遥想,也是一个心愿,一种信念……

网易考拉推荐

太原:最古老的都会(上)  

2009-12-23 19:26:59|  分类: 晋阳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闫文盛

 

杜甫《赠卫八处士》诗云: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我们读历史,后人看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题记

上:长达2500年的时间想象

 

写作此文前,我有过一阵长长的犹疑。

此前我舞文弄墨十余年,自觉激情澎湃,有时甚至疯狂沉迷,但写来写去,都是个人的小天地,这种文字渐渐为人所诟病了,我仍不思悔改。直到最近一两年,因为年岁渐长,生活安定,那种颠沛流离的情状略有改观,我的笔才不自觉地慢了下来。这种慢,是狂欢的思维有了约束,也是放荡的习性开始归正,尽管起初时我的意识尚未分明,但久而久之,我终于明白了这种改变之于我,其实多么重要。也许它将是我一生写作中的分水岭。

不过文章之事,究竟算不得经天纬地之业,不管我们自己如何敝帚自珍,它终归也只在纸上流布,这种显在的事实,常常促使我平淡地看待自己多年的执著。最近沉浸于史籍,这种感觉分外鲜明。

为了写作这一篇文字,我搜罗了身边能找到的所有书籍。连续十余日不分晨昏的阅读,如同一场饕餮盛宴,我沉浸于其中,几乎不可自拔。这差不多是近三四年来最为忘我的一次。为了使这种美好的时光延续下去,我想出种种办法推却生活中的其他俗务,甚至忘却了此番读书的初衷,把提笔写作的日子一推再推。

随着阅读的深入,愈感自己的无知和鲁钝,我无法把这些简短的时光再行分解,简直使我产生怨恨。那些纸上风云,虽不可尽信,但即使其中透出冰山一角,也足以使人警醒而喟叹了。我数番把自己这些日子的读史称作补课,这不是一堂短期内可以结束的短训,而简直是一堂贯通2500年的大课,其中虽然脉络分明,但到底旁逸斜出,多所疑问,我是因为胆怯,才不敢贸然行事。

这期间,终于得以和太原市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范世康部长一番长谈,蒙其释疑解惑,受益匪浅。而此文形成的直接动因,便也始于此次交谈,其中许多观点,来自于范世康部长的多年心得和总结,笔者不敢掠美,在此充当一个记录者罢了。

其实此前,已经多次聆听范部长讲话,谈及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每每激情难抑,言语滔滔,直如大江流水一般;受其感染,笔者对这座拥有2500年悠久历史的古城产生写作兴趣。但苦于时机未到,遂迟延至今。这次机会来临,终使心愿得偿。

农历二月月末,太原的气候返暖,且日甚一日,给人的感觉竟是春天成了一个不甚突出的季候,初夏眨眼便到了。我坐在向阳的书桌前,开始写作这篇与老太原有关的长文。

将太原称之为老,实属理所当然,国内可以与之比肩的城市只寥寥几座。贾平凹先生写西安,喜忧参半地说:最能代表中华民族的东西在汉唐。此语当然不新鲜,因为天下人都晓得。但是,如果我们为老太原作传,这句话仍可引为前言。因为太原一地与汉唐,渊源深厚。谈论中国封建王朝的两大盛世,晋阳城实在是个关键,对此,范世康部长有一段精妙的论述,这个留待后面详谈。

古晋阳为今太原市的前身,在我国历史上负有盛名。它不仅“东带名关,北逼强胡”,是地处险要的“中西北门”,而且“年谷独熟,人庶多资”,是十足的繁华富庶之地。早在春秋战国时代,晋阳城就已经初具规模且名声大振。其营造时间,根据《左传》中的记载推断,最晚应在公元前497年。因为就在这一年秋,身为晋国六卿之一的赵简子为避祸乱来到了晋阳城。这是史书中关于晋阳城的最早记录,以此为标志,我们现在生活的这座城市才找到了它的起点。

而岁月漫漫,这已是2500多年前的旧事了。一座诞生于古老时代里的时光之城,历经沧海云烟,世事变幻,其间光辉荣耀,战乱纷争,均不可胜数。在不同场合,听范世康部长细数太原2500年城市史,总有如此感觉:一段太原城史,简直可以配合泱泱华夏历史细读,其中,乱世有乱世的教训,治世有治世的启迪。朝代更迭,城头变换大王旗,给国家民族带来深重灾难,太原一地,涌现出多少志士仁人,可歌又可泣,及至国家平稳,四海晏清,太原人安定生息,又为中华文明积聚了多少不可复制的艺术宝物。此地人文荟萃,2500年绵绵不绝,如有神气贯通;有形的实物和无形的文化遗产交相辉映,宛如历史星空中灿烂烟花。公元2003年,太原隆重举办了建城2500年庆典活动,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驻华使节、国内外友好城市代表、世界经济500强代表以及各界专家学者云集于此,太原人向他们展示的不仅仅是绚烂多姿的历史库藏,更有他们骨子里相沿至今的自信。

范世康部长讲话很有特色,语气淳厚而绵长,同样藏不住的是骨子里的自信。他讲得有趣,我们听得着迷,一座老城,足以引发万千思绪。目前的年轻一代,早已生疏了过去,对太原城的往昔几乎一无所知。其实稍微了解一点太原历史的人,都会惊异于这片土地的非凡与凝重。如今太原之所以被誉为“历史文化名城”,原因多多,但早在2500年前,它的生命力便已经巍然发端,却是最基本的史实。目前从全国来讲,一座连续不断地传承了2500年历史的古城微乎其微,在世界上也是少数。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我们深感自豪。如果再作横向比,太原在各个时期举足轻重的历史表现,同全国任何一座城市相较都毫不逊色。《隋书》记录:“太原山川重复,实一都之会。”前前后后曾经有九个王朝在此建立国都、陪都,累计300余年,时间跨度近1400年,几乎与晋阳城的存在相始终。这种历史地位和作用,是包括我国七大古都在内的都城所不可替代的。

幽幽都会,煌煌史实,虽千言万语尚不及道出一二,何况仓促间一篇粗浅文字?在此我们只能删繁就简。

历史上的晋阳,最早为“战国七雄”之一赵国的都城。如果从赵简子时代算起,这一段都城史累计为七十五年。当时人称,“晋阳者,赵之柱国也。”“言其于国,如室有柱”。到了公元前423年,赵国将首都迁至中牟(今河南鹤壁),晋阳为赵氏国都的历史遂告终结。但其柱石地位却没有因此而丧失,它依然是赵国西部的中心城市,是北伐三胡、西抗强秦的前哨阵地。

据典籍记载,早期的晋阳城规模并不大。“城高四丈,周回四里”,为一正方形城堡。始建者董安于,为赵简子家臣。

秦庄襄王三年(前247年),蒙骜攻取赵国三十七城,次年,在晋阳初置太原郡,太原始为行政区域。

西汉初,刘恒治代(时雁门、太原两郡为代国,都城设在晋阳),“龙潜”十七年,得到晋阳一方水土滋养,所以继位后注重休养生息,从而天下大治。“文景之治”实肇兴于此。

汉武帝元封五年(前106年),设十三州刺史部,晋阳是并州刺史部,从此,晋阳、太原、并州实为一地之三名。

到了南北朝时期,晋阳城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了北方各民族交往、融合的中心地区,它融合了自春秋战国以来北方各民族文化的精华,不仅是北方军事要塞,而且也是经济、政治、文化的中心之一。这种地位的奠定,使汉族政权重新统一北方成为可能。“晋阳誓师,托起煌煌盛唐”,它为唐王朝的建立和鼎盛,起了奠基作用,因此唐太宗李世民曾说:“太原王业所基,国之根本;河东殷实,京邑所资。”到五代十国,干戈四起纷争不息,历史的重头戏再次围绕晋阳展开,后唐、后晋、后汉、北汉的统治者,无不凭借雄踞于此而登上皇帝位。

细细推究,这片土地上确有大历史,这不是哪一个人说的。我在读太原这些老故事的时候,常有触目惊心之感,每每掩卷深思,总能看到历史深处那晃荡的影像。这些人与事过去千百年,多数已变得不甚清晰,史书上的说法也各有判断,有时不尽相同。但所有这些,都不影响我爱上这座城市。那种爱与痛,都无比深切。

如今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老一辈人或许还知道它昔日的辉煌,那古老的晋阳城,是曾经被誉为“天府之国”的。晋阳既为军事重镇,历代统治者都非常重视对晋阳城的修筑。先是西晋刘琨时,在董安于所筑城池的基础上进行扩建,完工后“城高四丈,周二十七里”,其后,北齐、北周、隋三代对晋阳城的修筑,都在此范围内。北魏末年,高欢在此建起了大丞相府和宏伟高大的晋阳宫。到其子北齐文宣帝高洋时代,晋阳城内经济发达,城池壮美,河渠纵横,绿树成荫,一派南国风景。诗人们登高吟唱,把并州比作苏州:“并州汾上阁,登临似吴阊。贯郭河通路,绕村水逼乡。城槐临枉渚,巷市接飞梁。莫论江湖思,南人正断肠。”似乎是眨眼工夫,1400多年过去了,这诗中美景,却仍在撩拨着我们的感觉神经。

稍后,北齐后主高纬在晋阳古城中建成大明宫,幼主高恒在晋阳修十二院。隋文帝时又在高欢所筑的晋阳宫外构筑新城和仓城,从而形成了城里有城、城外有城的格局。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并州为大唐的龙兴之地,李渊父子甚至包括女皇帝武则天都对晋阳城倾注了不少心血,因此到唐朝中期,晋阳成为一座规模宏伟的巨大城池,当时称之为“内三城、外三城”。35岁的李白来到这里,盛赞晋阳“天王三京,北都其一……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雄藩踞镇,非贤莫居”。当是时,“都城周四十二里,东西长十二里,南北八里半,城门二十四座”,东、中、西三城跨汾相连,堪称“北国奇观”。在后世人满怀深情的描述中,大唐北都晋阳城雍容华贵,如水墨画图让人回味无尽:

“百丈化城楼,君登最上头。九霄回栈路,八到视并州——遥想当年,诗人登高远眺,赞叹晋阳城何其壮丽:广阔的晋阳盆地上,西山苍松滴翠,绿树掩映,红墙碧瓦的寺庙内,梵钟阵阵敲响,清澈的汾河水由北向南奔流而去,宽阔的河面上几座大桥横跨东西,桥两端城堞相依,将东西两城连在一起,宛如一座水上连城。东岸,是风光旖旎的太原县城;西岸,是宏伟壮美的晋阳城。晋水通过智伯渠从唐叔虞祠向北注入南、西、北三面宽达40米的护城河中。河面上游船舶点点,来往于晋阳城和叔虞祠之间。罗城、羊马城、瓮城等拱卫城外;大明宫城、新城、仓城三座宫城呈‘品’字形坐落城中;宣光殿、仁寿殿、大明殿、飞云楼、汾上阁、德阳堂等钩心斗角,富丽堂皇。城门上楼阁高耸,城内里坊规正,数百座佛寺道观,分布在各个里坊之内,数万名僧尼道士来往于宫廷阊闾,传经布道……”

唐朝这一段,确实是晋阳城的极盛时期。经过千余年的建设,整座城市的军防体系更加健全,商业文化高度发达,晋阳俨然与长安、洛阳等地并驾齐驱,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都市。

可惜到了宋朝初年,晋阳城遭到彻底焚毁。北宋立朝,出于“惩创五季,而矫唐末之失策”的考虑,下令摧毁一部分鞭长莫及的州郡城池,以防地方割据势力凭借险固与中央对抗。素称蜀道之险的西川路所辖二十九个州郡中,就有二十五个的城墙与护城河被夷为平地。此后,宋太宗赵光义又下令摧毁统万城,令城中百姓尽数迁出,使名扬一时的夏都沦为废墟。在这种形势下,“山川险固,城垒高深,致使奸臣贼子违天拒命”又为“龙脉”所系的晋阳城自然“在劫难逃”。公元979年,赵光义攻克太原、平定北汉后,便下诏焚城。次年,又壅汾水、晋水淹灌晋阳城。

至此,这座起初为赵氏所建的古城,最后又毁于赵氏之手。

但形势的发展,并不以统治者的意志为转移。晋阳城被毁后,宋朝北部门户大开,失去了抵抗辽国南进的屏障。因此不到三年时间,宋朝地方政府又在晋阳城北不远的唐明镇兴建了新的太原城,晋阳与太原遂一脉相承,为我国历史悠久之文化名城,是一座持续发展已长达2500年之久的大都市。

都市之名赋予太原,可谓名副其实。太原人不应妄自菲薄。

宋初所建太原城一开始主要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这座城市并不大,城周十里又二百七十步,分内、外二城,为四门、三街、二十七坊。城中还建起了钟楼和鼓楼,故晋阳城著名的北齐十二院、唐代巨刹法相寺及一些商号、匠户等,先后得到恢复与重建。其后随着边事日紧和经济恢复,太原的地位逐渐提升,短短数十年,便又发展成当时最繁荣的都市之一。特别是陈尧佐自天圣三年(1025年)任并州知州以来,为治汾河水患,在汾河以东、太原城以西,筑五里防水堤一道,在湖畔植种柳树数万株,取名为“柳溪”,又于堤上建凌云高阁,名为“彤霞阁”,此后屡经修筑增造新景,太原面貌因此大幅改观。我们完全可以想象,绿影婆娑的柳堤不亚西湖苏堤,而碧波荡漾的城西水系酷似江南胜地,那一度中断的美丽风光,又重新在这片土地上宛然出现,所以当时民谚称“锦绣太原城”,殊非过誉。

无怪乎,北宋词人沈唐会于此时留下千古绝唱:“山光凝翠,川容如画,名都自古并州。”

此后约千年间,太原城还将经历几度修缮。如明初为防鞑靼,曾在宋代所筑旧城的基础上向东、南、北三个方向扩展,城墙夯土,外以砖石砌成,环以大壕。这次扩建以后,太原城周回二十四里,虽仍不及唐时晋阳城的赫赫威仪,却比宋朝太原城,规模扩大了一倍。至明嘉靖年间,因为年深日久,城池已显颓废残破,于是再度修葺,仅费时两月便告竣。新加固的太原城,共开八门,都极其宏伟,四面城墙高三丈五尺,厚二丈,环城壕沟深达三丈。城之四隅有四座高大的角楼,沿城有敌台三十二座,九十二座小楼近万个垛口。这时的太原城,位列“九边重镇”之首,规模不在北京之下,是中国北方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明代著名文学家王世贞来到太原,曾惊叹道:“太原城甚壮丽,二十五睥睨作一楼,神京所不如也。”

清朝建立后,太原城的规制与明代相差无几,却屡经天灾劫难。先有一场大火,后有两次水患,使这座古城,经受了极其严峻的考验。

民国十年(1921年),新置太原市自治行政公所,是为“市”级建制的雏形。民国十六年(1927年),新置太原市,属山西省辖。

1949年4月,太原解放后,太原的城市建设进入了飞速发展的新时期,逐步形成了今天的规模……

以上我们匆匆走笔,将太原城的历史粗粗拉拉地梳理一遍。如你所见,这座城市早在唐朝的时候,就已经很不年轻了,此后沧桑阅尽,至今愈加古老。面对历史,我们多少年里都茫然、失重、不知所云,我们坐视不理甚至粗蛮无知,凡此种种,都使我们在终究醒悟过来的时候羞愧得抬不起头来。多少年里,我们谈论都市,言必称北京、上海、深圳,孰不知30多年前,深圳只是个小小的渔村,150多年前,上海只是江苏省松江县的华亭镇,所以深圳代表的仅仅是现代中国,影印的是一部改革开放的历史,而上海则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缩影。至于我们伟大的首都北京城,真正作为一个大中国的首都是从辽金时期开始的,距今1000年左右,故而有“千年中国看北京”之说。如果要追寻中华民族古老的源头,上海、深圳只是一张空白的纸页,上面连一点墨渍都没有留下。如果要谈论作为都市的历史,我们如何可以将眼前这座太原城轻易地绕过去?

插入几句闲话。先前初听范世康部长讲太原都市史,虽能感觉其言辞凿凿,但心内辗转,一时难以悦服。常常想起一个说法,“历史,有时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有时是一本肆意涂抹的糊涂账。”我们如何断定那些历史中没有肆意涂抹,没有夸饰,没有虚假?于是怀疑,继而使劲地辩驳,继而就是翻箱倒柜,四处搜寻,直至我面对了厚达数尺的书籍资料,直至我从历史的故纸堆里钩沉,找到了可以与之讲述相对证的连篇累牍的文字,直至我将岁月的浮土拭去,那些旧时光景,渐渐露出其真正的内核……我方始确信:就在我们生息的这片土地上,曾经酝酿着怎样的神奇!

如此说来,明末王世贞的惊叹该是多么真实的表白。多少年后,当我们观察这座城市,那旧年的遗迹依然处处可见。有时候,那寂寞的物体会发出声音,如黄钟大吕,同古人的声音融为一体,共同注入我们心灵的深层。我们总是在前人走过的路途上茫然地回头,那隐没的一切成为我们怀念的全部理由。但我们无法去往遥远的古代,所以,“在未知的面前,我们往往只得停步”。这种难以掩饰的感慨,弥漫于我写作此文的始终。我来到太原七年了,但对于这座老城的认识,却如同盲人摸象。我曾经久久地停留于它的某一个局部,也曾经一次次地搬迁,在我的生命中,与这座城市的缘分,可谓不浅,也许我该做的,不只是写一篇长文。我真的该为它写一部书了。

突然想起范世康部长的几句话来。“2500多年的建城史,是我们写不完的一部书,演不完的一台大戏。这些丰厚的文化资源,是太原的,也不仅仅是太原的,它是全国的,乃至是全人类的。”这层意思,几个月前已经记录在心。此刻重温,感慨尤深。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